黄河滑索离婚地处婚的新城理财
  • 作者:admin
  • 发表时间:2017-09-12 16:54:00
  • 来源:未知
  四年前,好朋友梅告诉我,她离婚了,并向我诉说她离婚,是日月积累的忍耐,爆发的结果。
  “啊!”我但时震惊地叫道。
  梅的情况,我很了解,大学毕业工作一年,认识她的老公健,一个长相斯文,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一个男人,给我的第一印象,此男可靠。也许当初,梅就是冲“可靠”和他结婚的吧,因为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的梅,毕业五年后,向家人坦白要和健结婚,遭到二老的激烈反对。
  梅那时,被爱冲昏了头,义无反顾地和健结婚了。婚后,一开始,两人过得还算幸福。但幸福的生活在婚后三年打破。梅看着家里的存款,足够买房首付了,建议买房。健激烈地反对,原因是买了房,贷款30年,等于给银行打工30年,不划算。于是,在健家人的建议下,要在农村老家盖两层楼,原因是大城市的生活成本高,压力大,还不如老家过得舒坦。健就被“舒坦”二字打动了,准备出钱盖房的时候,梅幽幽地说,我们离婚吧。
  健被“离婚”二字投降了,同意梅在苏市买房。健的家人得知,大骂健的不孝,尽然把一个女人控管地死死的。健因此发牢骚,“瞧,我为了你,都成了我家人的公敌,你满意了吧。”
  梅那时被健的话醍醐灌顶,原来父母反对自己和健结合,是有道理,第一次肯定了父母的眼光。
  买房后一年,两人的女儿出生,健的二姐来帮忙照顾梅做月子。由于两人买的是期房,房子还没拿到,只好租了67平米小两居的房子。健的二姐,第一次进门,一眼望尽房子的全部,冷笑道:“房子那么小,还没我家的厨房大,每月租金还要两千块,太不贵了。”
  这还没什么,健二姐后面的言行,简直让梅崩溃。
  健的二姐,常常抱着婴儿看电视,梅表示电视有辐射,对婴儿的眼睛不好,建议她不要这做。
  她当场激烈反抗,“电视能有什么辐射,我们家小孩都是看着电视长大的,不是照样健健康康,眼睛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
  此外,健的二姐是剧迷,46岁的她,常趁着宝宝睡觉,对着韩剧发笑,因此,给梅做的饭,要不就不熟,要么就烧焦--
  健听他二姐的控诉,狠狠地批评了梅的矫情,菜难下咽,也比吃老家放了几天的硬馒头强;梅为家庭的和睦,哑巴吃黄连,忍了。
  有一次,梅见家里的卫生,好几天都没打扫,乳白的地砖,脏兮兮的。于是,她吩咐健的二姐帮忙打扫卫生。健的二姐脸都绿,边打扫屋子边骂:“什么东西,假干净!”她骂完还不解气,下班后,还向健告状。健二话不说,又狠狠地批评了梅:假干净!
  梅为家庭的和睦,又惹了。直到自己的月子结束,送走健的二姐,她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。
  后来,梅产假结束,健强烈建议梅辞职在家带孩子,原因是自己能养活一家人。梅冷笑,“一个月到手工资才6千块,还能养一家人,还不足自己的零头工资。”
  于是,梅厚着脸皮,请了已退休的母亲帮忙来带孩子,自己继续在职场拼搏。
  梅是服装设计师,经常要出差。健见她如此忙碌,开始有微词,“你一个月拿五千块工资,还那么忙碌,值得吗。”
  他们的工资卡各自管理,梅一个月拿五千,那是五年前,随着她技能的提升及努力,设计出的服装越来越受客户的欢迎,她的名气在圈内迅速提高,工资自然水涨船高,但这些她从来不告诉高健,原因是生怕在事业单位拿死工资,一直没晋升的健自卑。
  梅每次听到他的微词,只是笑笑,不过,她还是尽量挤出时间陪女儿。
  时光飞逝,女儿上幼儿园。
  梅根据女儿的兴趣爱好,给女儿报了两个培训班,舞蹈及钢琴班。
  健知道钢琴一节课要80元,开始反对,说什么又不指望女儿成钢琴家,学这个玩意干什么,浪费钱。
  梅回一句,又没花你挣的钱,你心疼什么?
  健闭嘴,确实如此,梅和自己结婚以来,除了买房,各自出一半房款首付、装修费,她及女儿的生活费,都是梅支付。而健的工资,几乎在补贴父母和他的两位姐姐,花在家庭的,没几个子。
  后来,梅见女儿在音乐方面有天赋,给她买了一架钢琴。健大怒,和梅狠狠地吵了一架,梅的母亲,出来劝架,还被健不小心推倒在地板上,差点闪了老腰,吓得女儿哇哇大哭。
  梅彻底绝望了。
  第二天,梅给健送上了离婚协议书,房子归男方,女儿归女方。
  健傻眼了,等他恢复神志,在向梅确认,才知道自己的老婆没有开玩笑。
  健的家人知道他们要离婚,开始劝和。后来,他们见劝和无果,开始抛狠话,“梅,你一个黄脸婆,离婚还有谁要?”
  梅回击,“这不是你们考虑的问题。”
  健的家人怒,教唆健,离婚可以,房子、孩子留下,梅净身出户。
  健忘却夫妻的情分,照做。
  梅只好走法律程序。最后,房子判给健,女儿判给梅。
  朋友们指责健是渣男,不顾妻儿的死活,离婚还要房子。同时,他们很同情梅,付出这么年的青春,离婚连房子都没有,还带一个拖油瓶。她笑道:“自己种的因,总要尝结的果吧。在说,女儿是上天给最好的礼物,怎么能和房子比。”
  健离婚半年,迅速和家人里介绍的女人结婚,那女人住进梅曾经的房子,成了所谓的城里人,开心不已。
  梅安心地笑了,和女儿及父母开开心心地搬进别墅。而这别墅,是梅在三年前,以父母名义,自己出资购买的。当时,她看透健,和自己三观不合,迟早要离婚,才走此对策。
  又过了两年,梅再婚,先生是一家律所的合伙人,对方还是一婚,但对梅的女儿视如己出。
  后来,梅生了二胎,是个儿子。她儿子百日的时候,我去喝满月酒。一家人其乐融融,关键是她的女儿,对弟弟的到来,一点都不吃醋,还很骄傲地对我说,我有弟弟了,以后有人陪我玩了。他先生一听小丫头的发言,溺爱地说,我的女儿好乖,爸爸好爱你。
  “爸爸,我也好爱你。”小丫头说完,还向他先生投怀送抱,在一旁抱儿子的梅,笑得像一朵花。
  看着这幸福的画面,我感动得差点流泪。
  梅的离婚,结局非常好,健呢?
  梅说,健自从组建新家,从来不和她联系,也不来看望他们的女儿。所以,她对健的现状一无所知。
  有一天,我在微信的朋友圈,看见一则震惊的消息。健四岁的女儿,患上白血病,在筹集化疗费呢。
  我献上一点爱心,心里感慨万分。健和梅的日子,本来也可以过得很幸福,只是健的固执,从来没好好改变自己,好好经营自己的婚姻,导致今天的结局,这怪谁?
  一年后,我听梅说,健的女儿过世,和那个女人离婚了,他成孤家寡人,才后悔莫及,来看看他们的女儿。
  健后悔莫及,不知道他是否明白,婚姻不是一方一味地将就及付出,而是双方的共同经营,才有幸福可言。

文章来自:http://bbs.tianya.cn/post-feeling-4298444-1.shtml新城理财